• 欣欣普通话在线学习网分享:
  • 普通话表达与毕业挂钩引争议 农村学生感压力

      武汉科大中南分校“一口话”首期测试 84名大学生“卡壳”

      “各位老师上午好,我叫陈媛,是市场营销专业的一名学生,家在武汉黄陂……”

      这是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一口话”测试现场的一幕。虽然测试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但陈媛仍记得当日测试时的场景:在能容纳50个学生的教室内,学生站在讲台上,两名教师作为考官坐在台下。

      自我介绍之后,陈媛抽取的即兴表达部分的题号是25号。“下面请你谈谈‘我喜欢的花卉’。”考官范文琼老师说,“即兴表达主要是测评学生即兴表达的综合能力”。而在辩论部分,陈媛选的题目是,“不知足常乐”。在她陈述完自己的观点后,范老师当即反问:“如果你经常不感到知足,乐从何而来?”陈媛答到:“不知足才会有向上的动力,有了动力,也就会更加充实,充实了也就有了乐趣”。

      2008年12月底,学校把“一口话”成绩全部录入网上成绩系统,学生可凭借个人学号和密码登录网站查询。陈媛查到自己的得分是67.5分。“过了!”她由衷地松了一口气。

      但是,有84名学生“卡壳”了,如果毕业前还不能通过测试,届时将无法毕业。学校设学分测试大学生的汉语表达能力并和毕业“挂钩”,这一举措在社会上引发了热议。

      表达能力是“敲开企业大门的第一块砖”

      “一口话”测试源于2007年该校实施了“素质学分制”,主要涉及生涯设计、素质拓展、演讲、成功学、创新学、公益劳动、读百本好书、一笔字、一口话、一手文章、创业教育、社会实践、社会学、国学等40个多个方面。把“一口话”、“一笔字”、“一手文章”作为大学生非专业素质的基础,采取专业人才培养内容,设置素质学分,除了开设相应的课程外,还会对学生这方面的素质和能力进行相对量化的测试。

      在“一口话”测试中,设置自我介绍、即兴表达(演讲或讲述)、辩论三个环节,即兴表达部分的题目由学生现场抽题确定,40个话题均为学生常见的问题,如应聘时的自我介绍、心目中的好老师、我喜欢的书刊等。辩论主要是由学生抽出辩题,测评教师现场即兴发问。

      测评合格者可获得2个素质学分。学校同时规定,测评不合格者还有两次考试机会,一次是正常的补考,一次是毕业前的清考,如果届时还无法通过则毕不了业。

      该校非专业素质教育学院测评部统计显示,在首次报名参加“一口话”测试的1784名学生中,有125人没能过关,其中41人属于缺考,84人成绩低于60分。

      测评负责人施宏开副研究员表示,“不合格的学生比我们最初预想的实际上要少,毕竟是第一次测试,在评分尺度上还是有些放宽。”

      他介绍说,表达能力是“敲开企业大门的第一块砖”,大学生找工作首先要向用人单位递上一份简历,表现的是文字表达能力;与用人单位一见面,表现的就是口头表达能力。在他看来,“一口话”测试是对学生汉语表达能力的综合测试。

      学生多持赞成态度,农村学生感到压力

      不少“卡壳”大学生在得知自己“一口话”不及格后,感到压力很大。测试成绩只有59分、学市场营销专业的小褚显得有些郁闷,“准备下学期补考吧,要不然将来真毕不了业就麻烦了。再说,将来要是搞销售,没有好的口才还真不行。”在“卡壳”的84人中,得分最低的是环境工程专业的小龙。素质导师朱润龙的点评是:“方言过浓,平时又不太爱讲话。”

      对于“一口话”测试,学生多持赞成态度,很多学生认为“有利于督促自己提高演讲和表达能力,免得以后一公开讲话就浑身发抖”。

      但也有学生对此表示异议,工商管理专业专业学生阚恒认为:“有些学生从小就没说过普通话,普通话说不标准很正常,只要别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死抠着不放。”

      阚恒的观点代表了一部分来自农村的学生的意见。学校近年招收的学生中来自乡镇和农村的学生占有较大比例,在2008级的学生中已达到61.48%。“一口话”测试和学生未来毕业“挂钩”的做法,让不少来自偏远农村的学生压力不小。

      “一口话”测试不是为了培养演说家

      湖北大学教育学院叶显发教授认为,大学要尊重学生的地域差异,“一口话”测试如果搞一刀切,对有些学生也不合理。比如广东人说普通话,如果要求和北方人说得一样,确实不太可取。同时,如果学生的专业能力很强,仅仅因为表达上不过关就不能走上工作岗位,不太可行。“现在社会是多元化社会,没有统一标准,对学生的能力也应该作多元化评价。”在他看来,口头表达能力强对从事与人打交道的工作如律师、教师等有很大好处,其他行业可不做硬性要求。

      也有学者表示:普通话是汉语表达的基础,不能因为学生的地域差异而忽视,国家法律法规对大学生的普通话均有要求,如湖北省普通话水平测试管理规定就明确,“高等院校和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要达到二级以上水平”。

      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校长赵作斌教授认为,表达能力是大学生非专业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把“一口话”作为大学生的基本功并设素质学分进行测试,并不是要培养“演说家”,而是要为学生今后就业和人际交往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实行“一口话”测试,旨在用量化的方法把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直观地反映出来,同时督促和引导大学生夯实自己的口头表达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