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欣欣普通话在线学习网分享:
  • 普通话推广难 工作队伍薄弱机构不健全

      普通话有多普及?在今年的普通话推广宣传周开幕式上,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中国内地普通话普及率已超过54%,普通话作为国家规范语言已运用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放眼世界,国外近年来已掀起“汉语热”,普通话成为许多西方学校的教学课程,全球94个国家和地区的305所孔子学院也给外国人学习普通话提供了条件;反观国内,普通话的推广却频频受阻,方言、外语以及网络语言的冲击,让普通话在吸取其他语言方式营养的同时,也面临着规范难题。

      语言工作越来越复杂

      “请讲普通话”,在公共服务窗口常常贴着这样的提示语。社会的发展和流动人口的增加,让语言规范变得越来越重要。当前,中国正经历着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现有流动人口超过2亿,这让普通话的推广显得更加必要。

      早在2001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就已颁布实施,规定普通话为“国家公务用语、教育教学用语和广播电视基本用语”,确立了普通话作为国家通用语言的法定地位。“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在全社会大力推广普通话,严格控制广播电视方言类节目的播出比例。

      然而,在社会范围内推广普通话并非易事。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国际交往的增多,中华传统文化正面临外来文化的进一步冲击,外语开始掺杂在普通话之中,信息化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发展,也让普通话正受到网络语言的渗透。另外,中国56个民族使用着约80种语言,仅汉语就被分成七大方言、数十种次方言与多种土语。“我们现在的语言生活更加丰富,但是语言文字工作也更加复杂。”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登峰说。

      今年7月,在广东掀起了一场以保护粤语为主导的“方言保卫战”,起因是广州市政协向广州电视台提交建议,要求大幅提高普通话在广州电视台的播出比例,降低粤语播音比重。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发争议,保护方言的呼声日益增高。一些人认为普通话太过强势,对其推而广之,势必影响方言的发展。

      华中师范大学教师张继波指出,其实在语言背后也有其经济的隐性推动力,“比如近年来南方语系的崛起正是经济发展在文化层面的体现”。专家认为,经济强势会导致文化传播强势,这些地方的语言也会成为强势语言。

      如果将方言对普通话的冲击归结于经济因素,那么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普通话推广是否更容易呢?贵州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推普”最大的障碍在于市民的需求度不够,人们习惯了用方言交流,不愿意开口讲普通话。而且贵州外来人口相对较少,在市民看来推广普通话“没有太多必要”。由此看来,无论经济发达与否,方言都是当地居民的首选,他们认为,方言便于交流而且更有亲切感。

      普通话推广的困难不仅仅来自方言,外语也成为一大阻碍。王登峰举例说:“比如机场在用汉语广播说到地名时用洋腔调,而不是标准的普通话发音。外语的使用其实已经越位了,它在挤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地位。” 他说,目前个别地方的领导干部和群众对语言的认识存在一个误区,以为一个城市的国际化水平越高,使用外文的频率也应该越高。其实公共领域的外语使用与是否是国际化城市并没有直接联系。“我们要做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首先要有一种非常明确的自主意识,要有一种对母语的自信。”

      意识不够,队伍薄弱

      目前,普通话推广的工作队伍在总体上还十分薄弱,机构并不健全,一些省市机构还没有专职的干部,地市级以下很多是兼职干部或者没有人负责此项工作。目前,全国仅有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了相对独立的普通话测试机构,由国家测试中心培训考核取得国家级测试员资格的有4400多名,这些测试员队伍承担着推广普通话的宣传、培训、测试和科研任务。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司原司长杨光认为,很多地方对普通话推广的重视程度不够,推普工作和语言文字规范化工作在一些地区和部门没有纳入议事日程,长期无人过问,被严重边缘化。“《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知晓度对大家来说非常重要,一定要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部法,现在知道的人不是很多。”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原院长、博士生导师张颂说。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卫红强调,普通话推广,加强队伍建设尤其重要,要认真学习贯彻全国人才工作会议精神,着力打造一支政治素质过硬、业务素质优良的专业化推普工作队伍。

      推普工作缺乏制约

      2009年2月,重庆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在网站上公开通报了6位执法部门干部和中小学领导,原因是他们在某电视节目录制中未使用普通话,违反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中关于“公务员在公共场合需要使用普通话进行交流”的规定。重庆市语委工作人员姚瑶说,从2008年起,他们加大了对公务员在公共场合使用普通话的监管力度,开通了群众监控电话,并聘请了专门的监管人员,这是首次对违反规定的人员进行公开通报。在这之前,一些单位有令不行,虽然有规定,但是没有与考核挂钩,很多人并不遵守这个“软文件”。

      北京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每年都会对公务员、教师,以及播音主持人进行普通话测评,2008年未通过测评的公务员人数占1%。但他同时表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是一部规劝性的法律,目的是大力推广普通话,因此并没有严格的惩罚性条款,通常以警告的方式与单位负责人取得联系,在内部进行批评教育,并不是强制性要求,所以执行起来相对较难。杨光说:“目前的推普工作缺乏有力的监督、制约和执法机制。2001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颁布,但是一直缺乏各部门可以协同配合的有效的运作机制和执法机制。这方面还需要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还要做大量协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