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欣欣普通话在线学习网分享普通话学习资料:
  • 谈语气词“啊”的变读

    作者:田桑 文章来源:欣欣普通话在线学习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0

      现行的《汉语拼音方案》,可以说是我国老一代语言工作者多年研究实践的结晶,它之所以沿用至今,充分说明了它的科学性和实用性。作为汉字最重要的辅助工具,《汉语拼音方案》在给汉字注音、普通话推广教学、计算机录入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我国对外交流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国人走出国门、越来越多的国际友人来到中国。在这个东西方文化和经济不断碰撞交流的年代,语言肩负起了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为重要的交流重任,因此,人们对汉语的语言在学习和传播方面的国际化、简明化上就有了更高的要求。


      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发现,1958年制定的、经过全国人大法定审议通过的、目前正在推行的《汉语拼音方案》,至今还没有修订过,由于当时制定方案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因此,在如今的实际运用中凸显出了一些不尽完善的地方。语言是在不断发展中不断完善的,作为普通话最重要的辅助工具—《汉语拼音方案》,也不应该是一成不变的。在语言研究领域,既要注重文化的传承,也应与时俱进。如果对此加以修订和完善,可以使现行的《汉语拼音方案》更加科学、合理,更易于我国乃至世界的学习者们共享。否则,可能会在今后的运用过程中或多或少带来一些后遗症。


      通过我在多年的工作学习中发现,现在的普通话教学,已经将拼音的“轻声”细化到升、降调之分。如果一些新的提法和现象被专家、大众认定是正确合理的,那么,可否考虑将其规范到《汉语拼音方案》里去?


      综上所述,接下来我想就《汉语拼音方案》的两个方面,谈谈自己粗浅的认识。


      一、复韵母“凹ao”和“腰iao”应改为“au”和“iau”


      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主持教材明确阐明:“ao……终止位置是比单元音o偏高,接近单元音u的;iao……终止元音实际位置要比o偏高接近后高元音u的。”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复韵母“凹ao”和“腰iao”,应该改写作“凹au”和“iau腰”更准确,其理由是:根据读音过程的变化,也可理解为“凹aou”和“腰iaou”的简写,如同“iou”和“uei”简写成“iu”和“ui”一样。


      我们知道,现行普通话语音教学中规定,语气词“啊”的变读,“是受前面音节收尾音素的影响”而发生的变化,“前面音节收尾音素是a、o (ao、iao除外)、e、i、ü,后面语气词‘啊’读ya,”;“前面音节收尾音素是u(包括ao  iao),后面语气词‘啊’读wa”。这样的规定似乎难以自圆其说。既然规定了“前面音节收尾音素是o,后面的‘啊’读作 ya”,那为什么还要强调“ao、 iao除外”呢;同样,既然规定了“前面音节收尾音素是 u,后面的‘啊’读作wa”,那就不应再有“包括ao、iao”的说法。由此可见,就实际读音而言,“凹ao”音节和“腰iao”音节的尾音应该归到“u”,而不应是“o”。正如“窝wo ”音节和“凹ao”音节,从书写方式上看收尾音素是一样的,但由于两个音节发音动程的相反(前者是由小到大,后者是由大到小),所以,两个音节的相同的尾音音素“o”的实际读音,却有很大的区别;同理,“欧ou”音节和“凹ao”音节,从书写方式上看收尾因素截然不同,但实际读音却几乎一样。因此,有人将“凹ao”音节和“腰iao”音节的收尾音素“o”,理解叫作“宽u”、或者“开u”,我认为有一定的道理。既然“凹ao”音节和“腰iao”音节的收尾音素“o”的发音,与“u”的发音十分接近,何不将其改写读为“凹au”和“腰iau”更为合理。说道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在英语的国际发音音标中,就有一个音标[au],它的发音和口型,与汉语中的“凹ao”完全一致,从这个角度来说,将“凹ao”音节和“腰iao”音节的收尾音素“o”改写读为“凹au”和“腰iau”,也是更易于让汉语,为非母语学习的人士更快更简单的掌握汉语发音。


      如果作上述修改,不仅使普通话的这些字注音更准确,同时也可去掉“‘啊’的变读”规定中不能自圆其说的(ao、iao除外)和(包括ao、iao)。从而使《汉语拼音方案》更为严谨更为国际化,同时也更符合现代人学习语言的需要。


      二、关于“y、w”运用的看法


      我们用国际上广泛使用的英语和汉语来做一个功能对比:如果把我国方块字比作是英语的单词,那么,汉语拼音就好比国际音标,其作用都是注音。当我们在这一点上都达成共识以后,不妨来谈谈对“y、w”运用的看法。


      现在有些教学读物里将“y 、w”直接定义为声母,这显然是混淆概念从而造成的误导:首先:汉语拼音系统里21个声母是没有“y、w”的。既然普通话系统允许“零声母”现象存在,那么在《汉语拼音方案》里“y、w”的《汉语拼音方案》里的运用就显得是多余的。如果说“啊a”、“安an”、“昂ang”、“鹅e”、“恩en”等的读写方式是合理的,那么“衣i”、“因in”、“英ing”、“鱼ü”、“晕ün”、“乌u”、“ 我uo”、“翁ueng”“雍iong”等的读写方式,也就应该是合理的。


      其次,“y、w”这两个字母的发音“呀y、哇w”是由“ia”“ua”拼读而来,但这只是我们一种约定俗成的读法,其实并不准确。在汉语拼音系统里很难介定它的正确读音,而在英语国际音标中,“y、w”却有非常具体的发音,音标为[j]、[w]。如果“y、w”的运用仅仅是起隔音的作用,那我们完全可以用隔音符号代替,如:皮袄pi'ao的运用让人一目了然,那么,阴阳in'iang;永远iong‘üan也同样如此。另外,《汉语拼音方案》规定:ü行的韵母,前面没有声母的时候,前面加上“y”,同时省掉ü上面的两点。这样一来,很多人把“y”理解为声母,并且很容易把省掉两点的“ü”,错读成“u”。所以在实践中,很多人就把“圆yüan”音节当中的ü音错读成u音,使语音面貌出现系统偏误现象。《汉语拼音方案》还规定:i行韵母前面是零声母时,可以用y替代i,如(优you);也可以在音节的前面直接加上y,如(音yin)。这一规定很容易让人产生模糊概念,似乎也难以自圆其说。


      其实,“y、w”在《汉语拼音方案》里既不是声母,也不是韵母,甚至跟任何音素都不构成拼合关系,实在是个多余的东西。如果,去掉了《汉语拼音方案》里烦琐的“y、w”替代本属零声母的“i、u、ü”开头的音节;使《汉语拼音方案》更加简便、清晰、合理,也使得普通话更加简便易学,同时也可以使《汉语拼音方案》更好的与国际接轨。


      三、汉语拼音方案的省略规定,容易混淆概念


      汉语拼音方案规定:ü行的韵母跟声母j、q、x 相拼的时候,ü上的两点去掉;跟声母n、l相拼的时候,仍然保留ü上的两点。这样规定的意思是声母j、q、x,不能和韵母ü相拼,即便是去掉ü上的两点,也不会产生歧义。其实不然,往往很多人在学习普通话的时候,在这个问题上概念不清,将去掉两点的韵母ü,错误理解为韵母u,从而导致读音上的错误。


      另外,《汉语拼音方案》还规定:iou、uei、uen前面加声母的时候,写成iu、ui、un。其实这样省掉的恰好是主要元音,即韵腹。按照规定,声调的调号应该标注在韵腹上。去掉了韵腹的音节,调号标在任何音素上都是不准确的,并且同样会造成误解和混淆。


      如果以上所述的省略规定反而容易混淆人们的概念,还不如原样书写,让人一目了然,更便于准确认读。


      以上看法纯属己见,和同仁们商榷,不当之处,望指正。


      (作者为重庆广播电视集团(总台)广播播音主持委员会 秘书长  田桑)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