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欣欣普通话在线学习网分享:
  • 用普通话的声调定平仄韵写旧体诗的问题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新华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1-3

      用普通话的声调定平仄韵写旧体诗的问题,争论了三十年,如今仍然是双轨制并行,“平水”反对“今声”,“今声”讨厌“平水”,各行其是。

      我是“平水”的变格派,主张依“平水”定平仄,依词韵合并和分开某些韵部,如合并“一东”“二冬”、“三江”“七阳”,分开“十三元”之类。我也知道用今天的普通话朗诵古诗,听起来古诗的平仄声调已经大变,只能欣赏其意境了。但这也只能是永远的遗憾,我们不可能去改造古诗。然而,我们如果用今天的普通话定平仄韵写旧体诗,它又和千百年来古人的诗体不一样,它只能是一种新的诗体,托离了传承关系。这是一个客观情况。主观方面,坚持用“平水”的人还不只是一个“习惯”问题,而是不得不用。要“改革成今声”的人也不能只责怪他们保守,而是“今声”和“平水”接不了轨,无可奈何。

      这“接不了轨,无可奈何”,主张改革的人很生气,埋怨坚持“平水”的人“顽固”!似乎大家都一致改用“今声”,问题就解决了。其实解决问题的方法远没有只是变一变声调那么简单。这还得从声韵的书面形成说起。

      在韵书形成之前,人们写诗,是根据当时的口语押韵的,如“诗经”。近人研究,那时的古代音韵只有十八部,其数量只跟现在的京韵差不多。六朝的时候除了韵之外又发现了“四声”在诗中的作用,到了隋代,律诗开始形成,有了韵书《隋韵》。这时的韵书,就已经是“江东取韵,与河北复殊,因论南北是非,古今通塞”,只能“捃选精切,除削疏缓”而成书了。这就是说最早的韵书也只是以某一种语音为主,古今南北照顾成书,是大家共同遵守的一个规矩。又是因要解决“南北是非,古今通塞”的问题,就把韵分得很细,韵书整理成了共193部。近体诗的形成在唐代已很成熟,但诗人在用韵时并不依这部分得很细的韵书—在《隋韵(切韵)》的基础上整理出的《唐韵》,却根据当时已经变化了的语音将邻韵有所合并。到了宋代,语音更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宋人作词并不依《唐韵》,而是自行其是,因为词并不用同诗接轨,因而有了自己习惯的词韵。到了元朝,官方语言就相似于今天的普通话,又产了一种新诗体“曲”,没有了入声字。但它也只能形成自己的《曲韵》,而作诗仍依“平水”,作词仍依“词韵”,并不去实行什么“改革”。这不是他们不想“改革”,而是无法“改革”,因为诗却必须和唐人接轨,词却必须和宋人接轨,平仄声调变不了。平仄变不了,就如轨道变不了,但“车箱”的长度却可以变,也就是韵可以有一些变化,这就成了后来的诗韵“平水”韵,将唐韵的206部合并成了平水韵107部,几乎合并了一半。自然,“平水”韵可以合并“唐韶”,那么后人也可以根据语音变化的实际情况合并《平水韵》,因而有了历代的“一东二冬、三江七阳”之类的合并。今天,我想,也可以用普通话再度合并。那么,古人的词韵是如何解决平仄问题的呢?那就是实行“平仄两读”。在词的创作上,以仄声用作平声的字增加了几百个。可以试一试,如果今天用普通话写诗,仍跟用词韵写诗一样,变通某些字的平仄两读,而不是另行一套,就不致于发生不接轨的断裂问题。因为“彻底改革”,因旧体诗词的特殊性,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问题,历代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今人照样解决不了,与“改革”或“不改革”能否创作出好诗的因果无关!

      事实上,诗和词,在宋代就是实行的“双轨制”,诗的用韵和词的用韵有所不同,各行其是。词的用韵(包括声调的平仄)有后来(清人)成书的《词林正韵》,而诗的用韵却只是在押韵上有所放宽(个别也有用当时可以平仄两读的字于句中),这就是在宋末成书的《平水韵》。但金人和元人又出现了一种全新的诗体“曲”,它实际上是一种新韵的词,只不过它不用宋人的词牌,而是用北方话写成的创新形式。北方话没有入声,入声字已分别派入了平上去,于是就产生了与之适应的《中原音韵》。实际情况是,自元以后,押韵的诗—诗词曲就各行其是,成了“三轨制”了。这三轨制各行其是了一千年,谁也统一不了谁。而今天,主张“今声改革”的人硬要将三者统一到“今韵”(其实就是《中原音韵》的整理和规范)上来,客观存在又统一不了,于是就怪罪于人,总想用一种行政手段去完成,以为禁止用原来的诗韵词韵,这旧体诗词的发展就可能达到一个新的局面。实行了三十年的“双轨制”使主张“改革”者出不了新业绩,于是就一天嚷嚷,无穷的埋怨;一些坚持旧形式的人,也因为“老干体”的僵化思想写不出好诗,便去找主张“改革”者说是非,争论不休,本末倒置。其实,任何一种形式,它都只是内容的载体,内容充实了,形式就随之也显示出自身的完美了。旧体诗词,真正的发展还在于内容的充实和表达的新意。

      关于“平水韵”,它到底是凭什么魔力,使文人被它缠绕了近千年而不能解脱,更使今日的“新韵改革家”百般头疼?

      我先来说一说“平水韵”的老祖宗的诞生。话说在随朝有一个叫陆法言的,他编了一本韵书叫《切韵》(用汉字反切注音),代替了历代的韵书《韵集》、《韵略》(同名三部)、《音谱》等。这不是官方的行政干预,而是它解决了历代韵书之“各有乖互,江东取韵,与南北复殊”的问题,全书照顾到 “南北是非,古今通塞”的存在,是一本各方文人都愿意以此为准的工具书。也就是说,这部《切韵》并不完全符合每一方人士的语音,却又是每一方人士可以唯一遵循的标准。到了唐代,近体诗大兴,韵的遵守和统一就更显得重要,于是唐人就进一步整理完善《切韵》,把《切韵》原来的193部扩展为204部。韵部之所以越变越细,就是因为要照顾到“南北是非,古今通塞”的问题。纵的方面和广的方面都有所照顾,可是却苦了文人,多达二百多部的上万多字如何不至于因弄混淆而落个不是,因而就有人上奏皇帝,要求邻韵可以互押。皇帝准许,唐诗就有了邻韵互押的现象。到了宋代,更在《唐韵》的基础上再整理扩充,出现了《广韵》206部。真是韵书越分越细,离现实却越来越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宋末元初,便先后有五人:王文郁、张天锡、刘渊、阴时夫、黄公绍,根据历代诗人押邻韵的习惯,将《广韵》的206部,也就是将自《切韵》以来的多韵部合并为106(或107)部。这106部(习惯称“平水韵”),一直沿用到今天。其实,所谓“平水韵”,它的内容仍然是“切韵”(即隋韵)、“唐韵”、“广韵”的内容,只不过内容的归类分法有所不同。所以,从内容的实质上讲,“平水韵”也就是“切韵”的继续,文人们用了一千多年。尽管它从产生之日起就不尽人意,却是可以唯一可行的准则。后来,文人根据语音的变化,再将有的韵部进一步合并,如“平水韵”的“一东二冬”、“三江七阳”,更有将“十三元”一分为二,使之更合符今天的语音。现在,还没有人将这些变化编为一本统一的韵书,但清人编的《词林正韵》用于诗韵得到了广泛的承认,不少人就是用这放宽了的词韵写诗。

      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有一些人极力主张另编一部以普通话为标准的“今声韵”(或新声韵),如中华诗词学会的草案。但这样的“今声韵”,它是以北京话为基准的,它只是代替了“南北是非”,却没有照顾到“古今通塞”的问题,它只和元代的《中原音韵》有相承的脉络,所以它代替不了“平水韵”。这代替不了,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事实是于1941年,民国政府就颁发了一部《中华新韵》,它和今天人们编的今声韵差

    [1] [2] [3] 下一页